呈现出欢快的气氛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4-3-17 20:36:00  有110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南山村家家户户,张家自然也是如此。
  新年的欢快冲刷掉了往日的哀愁,毕竟今天是新年,在新年里什么样的烦恼都要丢在喜庆的边缘。
  那些莫明的烦恼困扰张清多日,就如同一不知疲倦的苍蝇,时不时的飞到你的面前。
  当你想放松时它来到你的面前嗡嗡的乱叫,而且那苍蝇让人很容易想到动物的排泄物,就像一坨坨黄黄的黑黑的青青的秽物,让人直接的感觉就是恶心,这就是张清这几日的感觉。今日的欢乐将以往的不快都冲刷淡了。
  上午南山村里的孩子都在家里忙活很长时间,而后这些孩子就相聚在了一起。
  相聚在一块彼此间说了些自己在家做了什么,今天将会有什么好吃的,又相互约好到彼此家中到哪儿去玩。
  张清就在这群伙伴中看着他们,像李大牛那样小胖子自然说的最多的就是肉,这些孩子中最沉默的吴安吴苗两兄妹,他们的父亲已经去世多年了,家里就只有他们的母亲一人辛苦操劳,养育他们兄弟姐妹已经是不容易,若是像李大牛那样吃肉显然不是常有的事。虽然有村民的帮助但是他们家的生活到底是比平常家里差了许多,在他们兄妹两人眼里每天考虑的干活,母亲干活是不是很累,吴家兄妹很村子的伙伴们玩闹的也就比较少了。
  今天他们似乎很开心,兄妹俩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吴苗今天穿了一件特别新的水荷色新衣服,头发虽不长但是梳了一个发髻,显得很是清新可人。
  这让村里人很是惊异,之前那个怯生生胆小的女孩似乎变成了一个活泼的开朗的少女。此时张清正和顾兰站在一起,今天顾兰也特意的穿了一件葱绿色的衣衫,发髻也有些变化,有点象少女和少妇结合体,这也是顾兰今天特意梳的发髻,心中还是害羞,不敢现在改变发髻的样式。
  新的衣服和新的发髻使顾兰今天增添了几分妩媚,也使她刚发育的身材更显得娇小玲珑。
  李大牛胡小宝何强等一干男孩子不觉中多看了顾兰几眼,就连吴安也特意的看了眼顾兰。
  顾兰稍微歪着头,右手的食指点了点下巴对张清说:“清哥哥,我今天好看么,你猜我这件衣服是谁做的”。
  说完她双手提着裙边特意在张清面前转了几圈,在村里人们也常听说外面的人们也瘦为美,顾兰也是受到这种观点的影响,因而在张清面前有意表现自己的美,此外这件衣服是顾兰自己做的。
  自从几年前稍微懂事,她心中喜欢张清,因而她也学着村里女人的样子学习女红,几年的练习她已经能自己做自己的衣服了,她今天所穿的衣服就是她自己缝制的。
  看着顾兰欢快的样子,张清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因而故意说道:“这件衣服布料裁剪得当,针脚细密匀称,做地十分精致,是顾伯母做的吧?”。
  一听到张清的话顾兰心中窃喜,她没想到张清对这件衣服的评价会这么高。
  她的双眼似乎也已经睁大了几分,提着裙边的右手不断地摇摆着,当张清把话说完时,顾兰放下提着裙边的手,皱着双眉轻轻的抿着上唇道:“你再猜”。
  张清佯装吃惊道:“这个颜色的选择很是恰当,把苗雪的清新可爱衬托出来了,布料裁剪的也很是得体,该宽的地方宽,改在窄的地方窄,使苗雪完全感觉不到束缚或者肥胖”。
  张清顿了顿道:“你看这针线手法也很是特别,有些地方即使我娘也不能做的这么好”。
  张清的娘亲王碧君的女红在南山村里也是有名的,在帝都那样链接四方的中心什么养的刺绣女红没有见过,在那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她的技艺又怎么会差。
  南山村里的村名见到张清一家所穿的衣服都十分赞叹,即使用普通的布料裁剪出来的衣服也是简约得体,使得张家的三口的豪爽却不失礼貌恭敬却又不自贬的特性更加突出。
  听到张清如此称赞,顾兰心中也是喜不胜收,眨了眨眼道:“真的么,我告诉你这是我做的呢”!
  顾兰睁大着眼睛似乎正待在等待张清的赞美,看着顾兰的样子,张清心中也很是愉悦,他一眼就看出了顾兰心中欢喜,而且顾兰也正是顺着张清为她铺好的“剧目”表演,这一切都在张清的预料之中。
  张清很喜欢顾兰的活泼俏皮可爱,特别在逗顾兰时她表现出来特有的似怒非怒又似嗔怪的真诚的表情,因而张清也就顺着顾兰的心意引导着。
  张清也惊讶的皱眉极力的表现自己的吃惊,足足的呆了几秒钟道:“这真是你做的”。
  顾兰果然满心欢喜的点了点头道:“为了做这件衣服人家可费了很长时间,手指都快扎破了”,说着将自己右手伸了出去。
  张清看着顾兰,拉着他的手凑向他的耳边道:“苗雪我们已经定亲了,你算是我们张家的人了,你什么时候为我做衣服”。
  顾兰听了是有羞又喜,喜欢的是张清之前几乎没有对她说这么亲密的话了,羞的是张清在众人面前说出的,纵使是耳语低吟,顾兰心中仍然感到不好意思。
  张清心中也是惊骇自己刚才所说的话,他怀疑是不是这些天那些莫名的烦躁对他的影响,也可以说是那些烦恼让他想通了一些问题罢了。
  幸好李大牛和胡小宝等人的笑话将大家的注意力吸引住了,不然顾兰张清两人都会感到不好意思。
  但是他们两人却没有注意到,那个以前怯生生小女孩吴苗正看着他们的亲密和玩笑。顾兰在听到张清的话之后跺了跺脚转身道:“清哥哥,你欺负我,人家不理你呢”。
  张清看了一眼在那边玩闹的伙伴们,随即来到张清的面前,对顾兰道:“苗雪,我们怎么欺负你呢?”说着随即轻轻的吻了一下顾兰的额头道:“这才是欺负你”。
  顾兰羞怒交加,以自己纤细的拳头锤了一下张清,不过顾兰的动作太过秀气,却显得的情人间的调情,或者说顾兰本就不舍得真的生张清的气。
  张清看着顾兰羞怒的样子,知道适可而止,于是轻轻的抱着顾兰在她耳边轻语道:“对不起苗雪,原谅我吧。一会大牛又要笑话咱两了”。
  听张清如此说道,顾兰又想起之前被叫做“张家小娘子”难为情,于是连忙整理被张清拥抱时弄乱的头发,同时一边幽怨地看着张清,似乎在说都是你的错,不过此时顾兰心里却是很高兴,张清之前几乎没有同她这样亲近过,似乎张清在心里也正是认同自己。
  吴苗在一旁将顾兰和张清的一举一动都落入眼中,当张清亲吻顾兰时,吴苗的身体几乎颤抖了起来,显得她此时心中很激动。
  在同李大牛一块玩闹的吴安看到了妹妹的变化,遂离开了游戏群体来到妹妹的身边,蹲身看着妹妹道:“苗苗怎么了,你怎么颤抖这么厉害,是不舒服么?”。
  吴苗看着来到身边的吴安道:“哥哥,我想回家”,说着话时吴苗的脸的两个酒窝也将因为呜咽显现出来。
  吴安连忙抱着自己的妹妹,将吴苗搂在怀里,轻轻的对吴苗:“乖,苗苗,娘亲今天为我们做了很多好吃的,乖别哭,苗苗不要在外人面前哭泣”。
  听到哥哥的话,在她心中哥哥就如同父亲一样沉重,吴苗的呜咽也停止了。
  吴安对那边嬉闹的朋友说了一下,也就带着妹妹往回走,看着心情稍微舒缓的妹妹,吴安心中很是疼惜。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吴苗在就是在母亲的呵护下长大,虽然很辛苦却也很幸福,缺少父亲的关爱也使吴苗内心也有些怯懦,这也是吴安对自己这个妹妹放心不下的地方。
  走在路上吴安看着妹妹,对妹妹刚才的表现很是怪异,问道:“苗苗,刚才为什么浑身颤抖?”。
  吴苗不敢说出因为看见张清和顾兰的亲密而痛苦,低着头回道:“我,我想父亲了”,吴安抚摸着妹妹的头发,慢慢的向家中走去。
 
  除夕是个美妙的夜晚,这一天人们什么都不用想尽情的享受除夕的欢乐,南山村的除夕更是独具特色,这里与世隔绝没有剥削压迫物质十分丰富,这里的民风也更加淳朴,淳朴的人没有历经险恶的磨难,也没有痛苦留下的麻木,南山村民有的是对生活欢乐的祝愿期盼。
  南山村里的所有的村民都来到了场院,围着火堆细话着生活中的种种。
  青年男女似乎格外高兴今天是他们的重要日子,除夕的夜晚不但是即将到来的新年的期盼,更是青年男女相互择偶的日子,在这一天南山村的青年男女会用自己的方式选择自己伴侣,女孩们打扮的漂漂亮亮他们围绕着火堆尽情表现着自己的舞姿,男孩们也尽情的表现自己强壮。
  南山村不大这里人口不是很多,这个仪式更多的是一个过场,南山村的男女都彼此熟悉,即使有些男女不能经常相见,他们会在这个仪式上相遇,他们将会得到大人们的祝福。
  老年人坐在那里欢庆着相互攀谈着,又看着那些欢快的男女,似乎来回忆他们当初的他们,不时那已经落光牙齿的嘴发出咳咳的笑声,似乎让他们想到当年他们也是这么害羞的。
  渐渐 那些青年男女们也都放开了羞涩,纵情与他们的节日之中,去体味这最后的青春欢乐。
  火越少越大,木柴爆裂的声音也更加响亮。村民身上都被这火烤的暖和和的,青年男女的舞蹈也更加奔放热烈。
  李大牛等人也加入了其中。
  尽管他们似乎还差了一些年纪,但是大人也没有说什么,在这偏僻的乡下是那么淳朴,只要大人们不反对,也就没有太多的约束;况且李大牛等人也快成年,连张清这个在他们眼中看起娘气的小白脸都订婚了,他们有怎么肯示弱呢!
  在这种美妙的时候李大牛又么会闲得住,他略显的稚嫩的胖脸,白皙的脸颊透露出因心情激动而显示出来的红润。他那肥胖的身体,在那些欢快跳着舞的女孩子们中穿来穿去,一会看看这个女子那胸前突出的部分,一会又盯着另外的一个女孩的那扭动的臀部细看。
  把一种女孩都看的不好意思,纷纷的避开了他。看着那些纷纷避开自己的盛装漂亮的女子,那本来就红润的脸颊,显得更加通红,是那种血红色。
  李大牛看到那在旁边搂着顾兰的张清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而且张清朝他点了点头,李大牛不能忍受张清的故意激将挑弄脸更红了。他拦着一个正在欢快跳舞的女孩,只是他那胖墩墩的显得十分别扭,有些憨厚又有些猥琐。
  就像一团肉包子,一歪一歪的走向那跳舞的女子。
  那个女子看到李大刘的到来没留避开,反而迎了上去道:“胖牛牛,你想做姐姐的舞伴么?”
  女子说话时食指轻轻的点了点下巴,昂着头嗯了一声继续道:“你太小了”。
  李大牛看着那身材凹凸显现高挑的女子,一缕缕的香气传入鼻中,李大牛的喉咙不断地吞咽着粗声道:“我已经不小了”
  说着话李大牛挺 了挺胸扑,似乎想那女子说:我这么高了,我不小了,而且很大的。李大牛的那个很大指的是男人特有的东西,他还特意的做了个所有男人都懂得的动作,他叉开双脚站着,挺着腰向前。
  那女子看着李大牛这个猥琐下流的动作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个姑娘没有想到李大牛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就懂得男女之事,她点了点李大牛的额头呵呵的笑道:“可惜啊,你没有张清那样的俊美”,说着话那女子就走开了。
  看着李大牛在那和那女子聊着,张清心中感到不好。
  他是了解李大牛的,看李大牛像鸡血一样红的脸,为了避免尴尬,老早的就远远的避开。李大牛离开了跳舞的人群,正想寻找张清,不曾想张清却主动避开了他。
  李大牛一脸颓败的去找胡小宝何强去老人那里偷酒喝,他很郁闷他那么强壮的却没有女孩喜欢,他喜欢那样的大姐姐,可是大姐姐喜欢的不是他,这让他心里说不出的郁闷。
  张清带着顾兰来到一处高地,这里可以看到那里跳舞欢庆的村名,同时还可以看到天空的烟火,绚丽的烟火。张清和顾兰并坐着,张清看着闪亮的星空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而顾兰则是偎依着张清。
  张清抚摸着顾兰的长发道:“苗雪,你那颗星星多亮啊,你知道它代表着什么吗?”,
  顾兰顺着张清手指的方向,只见那个颗星星格外闪亮,不过却时而暗淡,闪闪烁烁;
  “似乎挺好看的”,顾兰眨着眼睛道。
  张清谈了口气道:“外面世界的大人物将要逝去”。
  顾兰听着不解道:“什么大人物”
  张清仍自看着那颗闪烁的明星皱着眉道:“那位大人物的离世就会产生社会的动乱,引起格局的变化,一旦发生许多百姓就会流离失所”。
  顾兰睁着大眼睛爬在张清的身上低声道:“清哥哥你怎么知道呢”?
  张清将爬在身边的顾兰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轻轻的道:“那颗星星代表着人世间的最高权力的人,那个星星如果暗淡就意味着那个大人物将要逝去”。
  张清又道:“苗雪,你相信有神仙么?”
  顾兰挣脱落了张清的怀抱,也看着那颗闪亮星星,双手托着双脸道:“如果真的有神仙,我希望村子里的人们能长久的活下去”。
  听着顾兰的话,张清把顾兰搂在怀里,使劲的揉了揉顾兰头,张清很是高兴顾兰的回答同时也对顾兰的有些失落。
  张清知道也不必在多说什么乃道:“苗雪,跟我来”,于是拉着顾兰离开了。
  顾兰跟着张清回到家里,只见张清从房间抱出一个长方形的木头,而且这东西做工特为精巧,上面还有几根细弦。
  看着顾兰好奇的样子,张清道:“这是琴”,说着张清在琴弦上抚摸了一下,只是这一抚弄,一种清脆的声音,在屋子响起。
  顾兰也被这灵动的声音吸引住了,急切的来到张清的身边,学着张清的样子,在琴上抚弄了一下。
  顾兰就像一个看到心爱玩具的孩子那样,所有的注意都被吸引住了。
  看着顾兰那样的欢快的样子,张清随即又在琴上弹弄了起来,有节律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这然顾兰很是惊异,那声音灵动、轻快、活泼。
  惹得顾兰变得活跃起来了,缠在张清的身边道:“清哥哥,你教教我么,你教教苗雪么?”,说着话顾兰摇动着张清的双臂,张清轻轻的刮了刮顾兰的鼻子道:“我不教苗雪,我又能教谁”!
  随后张清每一个指法的教顾兰,在好奇心的吸引下,顾兰学的也是十分认真,只不过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学会的。
  张清道:“苗雪,还记得我教你的那支舞曲么?我们在练习一遍”。
  说着张清继续弹了起来,而顾兰闻言也翩翩起舞起来。看着顾兰的跳舞的样子,张清微微皱起了眉。顾兰跳的虽好,可是没有达到他的目标。张清随即起座离开对顾兰道:“苗雪,你已经跳的很好了,如果能在细微处变化一下会更好”。
  张清随即跳了以来,张清虽是男子,男士他那俊俏的脸庞却欺骗了很多人。
  张清跳的舞比顾兰更加娴熟灵动,顾兰看着张清的舞,似乎觉得张清很远,也正是这种距离顾兰觉得它很美,这种美似乎不能拥有。
  “苗雪,觉得我跳的怎么样?”,张清看着顾兰道,顾兰看着张清道:“苗雪似乎觉得似神仙在跳舞”。
  张清结束后对顾兰道:“苗雪,真正的美就是这样‘乐而不淫,爱而不衰’,你要把你自己的用感情去跳,营造一种意境的氛围,通过这种意境把别人吸引住”。
  张清又跳了一次,只不过这次张清的风格似乎截然不同,这次张清跳的似乎很活泼很活跃,似乎在旁边的观看的顾兰也想加入进来。
  “苗雪,能看到这次的区别么?”
  “清哥哥,这次跳的很亲切,苗雪似乎更喜欢二次的舞”。
  张清来到顾兰的身边一遍整理着她刚才因跳舞而弄乱的发丝一边道:“苗雪,你发现着两者的不同的原因么?”
  顾兰很是享受着张清为她整理头发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道:“苗雪只是觉得清哥哥一次似乎很美,但是二次更显得亲切,其他的苗雪不能知晓”。
  张清和顾兰在一起又讨论了跳舞的跳法,只是这一跳舞就用了很长时间。张清顾兰离开篝火晚会已经有了一段时间,张清此时抱着顾兰,轻吻着顾兰的额头,突然一个小女孩来到他们面前,她就是吴苗。
  在祠堂那里,吴苗就一直注视着张清,当张清离开之后吴苗本想悄悄跟来,但是她又有些害怕,直到村里的伙伴们都发现张清的消失,吴苗才自告奋勇的来到张家。
  似乎她来的不是时候,吴苗看着张清顾兰睁着大眼道:“清哥哥,顾姐姐,大家都在到处找你们呢”。
  吴苗的出现让顾兰心中有些心虚,她怕村里的伙伴们笑她,就对吴苗说:“吴妹妹,你别将你刚才看到的告诉大家好么”。吴苗晃着脑袋道:“嗯........”,看着吴苗的样子,张清走到吴苗身边,轻轻的亲吻了吴苗的额头道:“小苗苗,你能答应你顾姐姐么?”
  吴苗看了一眼顾兰撇嘴道:“好吧,咱们快去吧,大家都在找我们呢!”
  说着拉着张清就走,让在那站着的顾兰又恨又气,她正和张清玩的愉快,一个美好的时刻即将到来,可是这个时候偏偏被吴苗这个冒失鬼打断了,顾兰对吴苗是充满了怒气,有幽怨的恨着张清,这个时候你怎么就那样走了?
 
  吴苗拉着张清走向村子的聚会的地方,她心里说不出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