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变得更强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4-3-1 21:17:00  有1041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十八年后……
  “我都说了,往北走!往北走才能找到寒月草!你们怎么都不相信我?”一个样貌标准得不怎么标准的年轻男子的声音不满道。
  “不是我说你,大师兄,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寒月草是生长在崖边上的药草,你说往北走,北边哪有山崖?”一个漂亮的女孩没好气地回应道,她眉清目秀之间又显得有点妩媚。
  “是吗?嘿嘿,原来是这样啊!”年轻男子张无情尴尬道。
  “咯咯咯”另一个美丽的女孩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道:“无情哥哥,雪儿是自小就学会采药的,你怎么会比得上她呢?你还是让她来做主意吧!”
  “我知道了,我其实也只是想说,前面会有其它的名贵药草的,不是说寒月草。我们出来采药,又不只是采寒月草,是不是?”张无情极力地解释道。
  “真是服了你,不懂就不懂了,还找到这样的借口,”喝斥年轻男子张无情的少女裴春雪无奈地道。
  “我哪里是不懂,我真的是没说寒月草,你怎么能这样说我,在怀玉妹妹的面前,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会让怀玉妹妹看不起我的……”张无情还要解释,再解释下去,可是要成为掩饰了。
  而秦怀玉看着两人这搞笑的模样,又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三人说说笑笑之间,来到了一个不深的崖边。寒月草是一种能治疗严重风寒的药草,最近裴家上下多人感染风寒,普通药草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于是精通医学的裴家武馆馆主裴万世就想到了用这种名贵的药草来治疗,但其实他也还没有试过此药,不知道是否真如书上记载的那般神奇。
  裴家武馆也叫裴家山庄,是长安最出名的武馆之一,馆主裴万世也是一代武林宗师,在武林上的名声颇高,与其父裴节一道创立了裴家武馆。后其父病逝,武馆其实是他一个人经营起来的。
  裴春雪是裴万世的独女,今年21岁,长得天姿国色不说,自小聪明伶俐,喜欢与武林人士打交道,并且练得一身好本领,这让她很快就成为一位有名的女侠!
  张无情是裴家武馆的首席弟子,虽然本领不怎么样,不过还是让裴万世非常的喜欢。
  而秦怀玉是当朝名将秦叔宝的女儿,长得貌美如花,一点不比裴春雪逊色。此次与裴家两人一同上山采药,实在是闷在家里无所事事,算是陪陪裴春雪这个知心好友了。但却想不到,被张无情这个无赖给死皮赖脸的“盯上”了,各种献媚说话于是听了大半天,从裴家山庄到山上,从没有停止过。
  难怪裴春雪一脸的不好气,这次带秦怀玉出来,像是有点送羊入虎口一样的罪恶感。
  三人在崖边作地毯式搜查,希望能找到寒月草。不过,搜了半天,愣是没有寒月草的踪影。裴春雪不禁有点失望,嘟着小嘴有点不满道:“唉!又是白费功夫了,这找了大半天的,一棵也没找到,究竟在哪里才有这寒月草呀!”
  “我们的侠女怎么遇到一点挫折,就垂头丧气起来了?”秦怀玉娇笑道:“一点侠女的风范都没有了。”
  裴春雪甩了甩肩膀,道:“不是我垂头丧气,实在是有点……”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唉!好吧,为了山庄里的弟子,本小姐累死就累死!”
  张无情的劲头算是最大,况且有美女在看着呢!他咬一咬牙关,道:“真的是,还是侠女呢,看我吧,还有大把的力气。说吧,还要去哪里找,我听你的就是,”一副英雄的模样,那是要表现给秦怀玉看的,要是只有他和裴春雪,他才懒得使这个劲。要知道那大小姐虽然漂亮,但发起脾气来,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而秦怀玉,一看就是那种温柔、贤淑的女孩,与裴春雪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一行三人,一个无精打采,一个无所谓,一个斗志激昂,向另一个山头转移。
  “我们不如找点吃的,才继续上路吧”裴春雪看到了一家茶馆,在山上的茶馆,那是非常的难得啊,要是再不补充点体力,估计还没找到寒月草,自己就先支持不住了。出门又没准备充足,连水都没有备多一点,裴春雪和张无情还不说什么,秦怀玉可是娇生惯养,一点苦头都没有吃过,要她在如此烈日下奔波,那是非常的难受的。
  张无情好像没发现这一点,道:“吃什么?就知道吃,你这个女人真的是,一点苦头都受不了,怎么能办大事,师父等着我们拿药草回去呢。”
  “我不吃倒没所谓,我是怕把怀玉给苦坏了,要去赶路的话,你先走,我和怀玉等下就来。”裴春雪苦叹一声道。这懒虫什么时候转死性了?突然变得如此勤奋,要是他一直都那样,倒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无论如何,那是好事。但现在他突然勤奋起来,还真是让人担心他正不正常。
  而张无情一听到会苦着秦怀玉,立刻就转变主意了,道:“那好吧,我们就先停下来吃点东西再上路吧,反正今天还早,应该会找到寒月草的。”然后又拍了拍胸膛,道:“你们两个美女放心吧,有我在,就不会有人胆敢来伤害你们了。”
  秦怀玉差点还让他给逗得笑了出来,逞英雄,也不是这样吹的啊!秦怀玉想道。不过见他也挺有趣的,所以才没有当面揭穿他的诡计。
  裴春雪却想,这小子,明明连我都打不赢,还在吹牛。要不是秦怀玉在场,不想让她担心,还真的要让这小子吃点苦头呢。
  山上茶馆的食物真是普普通通,三人都是差点吃不下去。连茶水都像是白开水一样,他们都是富贵人家,享受习惯了富贵的生活,哪能忍受得了这样的食物,要不是迫不得已,真的是不想吃这等苦头。
  但那还是要吃的苦头,正如张无情所说的,今天还长着呢,要不吃点东西,烈日当空,不饿死,也会渴死。连张无情也不想在吃和喝面前逞强,要是饿死或者渴死,那岂不是太不值得了。
  裴春雪实在也是想不到找这几棵山草药,会如此的艰辛,要不是如此,她还真不会带秦怀玉上山。秦怀玉虽然也会点功夫,不过始终是娇生惯养,是吃不得这样的苦头的。
  所以不能再拖,一定要尽快找到草药,回到山下去。药书记载,这种寒月草,只会生长在山上的悬崖边上,因为它是一定要在干燥的环境下才能生长和长大的,而悬崖处是最干燥的地方。所以它们喜欢那样的环境,只要它们吸一次水分,就能好几年不再需要水。这也使得它们比较容易生存下来。
  裴春雪清楚地了解这种药草的特征,只要找到有悬崖的地方,就有可能找到它们。
  长安境内,到处都是一望无际的山头,想要找几个悬崖,的确是不难,难就难在要逐一的到这些悬崖处去。女子本来就不适合干这些累活,只不过,这些却又是裴春雪自小的爱好,总是像一个猴子一样,喜欢到处跑来跑去。
  他们艰难地越过了另一个山头,山海茫茫,想要找一棵药草,说不难也不难,说难也难。裴春雪本以为只要找到有悬崖的地方,就能轻易的找到寒月草,哪想到寒月草是如此的难以寻找。
  “有悬崖了!”秦怀玉手指前面不远处的一个陡峭的山崖,欢呼起来道。
  “怀玉妹妹,你的眼睛真灵敏,这么远就看到有山崖了!”张无情也欢呼起来道。
  裴春雪暗道:“这个马屁精,又不是找到寒月草了,就值得大惊小叫的。”不过也懒得理他了,反正都是讨秦大美人高兴的,又没得罪自己。
  “那我们过去找找吧!希望有我们找的寒月草。”裴春雪道。
三 兄弟初见
  世明可没她那么好兴致一直盯着别人来看,在死亡的边缘上还顾着那些毫不相干的事儿。不管裴春雪还深情地注视着自己的眼神,世明左手用力一拉,双脚一起用力一蹬,两人立刻就弹飞起来,当跃上崖面的时候,离地面足足有三丈多高!可见世明力度的强大。
  在空中慢慢地转了几圈,世明抱着裴春雪轻盈盈地降落了下来,完全没有一丝的虚假动作。就是这个时候,裴春雪的眼睛,也还没有离开世明的脸部,像是要毫无保留地把世明看足一遍。“雪儿,你没事吧!”此时,秦怀玉和张无情的慰问声,打破了沉默的场面。世明抱着裴春雪那柔软的小蛮腰,享受着美人的柔情似水,而裴春雪还在她那梦乡,感受着她那幸福的美梦。
  “雪儿,你没事吧!”两人的慰问声再一次响起,这时才让裴春雪如梦乍醒。但也被他们的呼声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回答道:“我没事,我没事。”才尴尬地从李永林的怀抱里站了起来,失去了被抱着的感觉,她突然又感到一阵空虚。
  秦怀玉看到裴春雪的小家碧玉模样,心里自是知晓。狡猾的目光投向了裴春雪,阴笑一声,作弄道:“真的没事?”然后又摸一摸裴春雪的俏脸,道:“还是有点小事?”裴春雪终于也是知道秦怀玉故意捉弄自己,俏脸涮地通红起来。不满地轻轻打了秦怀玉一下,低声对她道:“你个臭怀玉,就知道欺负我!”秦怀玉看着裴春雪思春的模样,甚是好笑,欲还要取笑于她,不过见裴春雪投来乞求的目光,才压住了这个兴致。
  张无情倒是看不出点什么来,只是知道这个九师妹可能真是受到惊吓了,而看到她安然无恙,总算放下了心,而世明是裴春雪的救命恩人,当然是要答谢他的救命之因,两女的调笑他自然听不到。
  “真是太感谢你了!”张无情感激地道:“要不是兄台仗义相救,我们九师妹就可能命丧悬崖了。”
  转一转话题,张无情又问道:“请问这位兄台贵姓?”
  世明差点没好气,因为这次出来,只是路过这里,刚练成了重生诀,世明变得无所事事。那也太简单了,亏那个老家伙还说什么这是什么绝世武功,说得不知有多么强大似的,那在世明看来,根本不在话下。
  有点无聊,所以才到处溜达,刚好就看到方才的这一幕了。
  世明没有回答张无情,而是把紫薇剑轻轻的放回腰间的剑鞘里,准备闪人了。
  张无情突兀,这个家伙怎么不回答人的话,于是追上前几步,再一次大声问道:“我是长安城里最有名的武馆——裴家山庄的首席弟子,阁下救了我的师妹,请阁下留下姓名,以后本人定会相报救命之恩。”
  世明一听“长安城里最有名的武馆”?听起来是很厉害的样子,反正现在闲得无聊,那老家伙也是想自己出来见识一下,所以这次才让自己一个人出来走走的。那就去看看那个“最有名的武馆”,究竟是如何的厉害的。
  “李永林”世明道,由于跟随了“那老家伙”,所以他的姓氏,都改用“李”了。
  “刚才你说,‘长安城里最有名的武馆’,你可不可以带我去看一看,”李永林好奇地问道。
  “当然可以!”张无情斩钉截铁地道。“我叫张无情,希望能和阁下交个朋友,未知阁下可否愿意交在下这个朋友呢?”
  李永林一听,也没有多理会他,在他的眼里,早就没有“朋友”这个概念。道:“走吧,带我去看看。”
  最高兴的,可能并不是张无情,而是裴春雪。刚才的那幕英雄救美,早就深深地烙在美人的心底。一见钟情,原来就是如此美妙的一种感觉,裴春雪暗想道。现在有了朝夕相处的机会,当然是最高兴不过。
  一行四人下了山。当然,途中不乏张无情的东问西问,问得李永林都满头雾水,于是闭上眼睛,表示眼不见为清静。张无情吃了闭门羹,于是把主意打到了秦怀玉身上去,所有阿谀奉承的话倾盘而出。秦怀玉当然不会像李永林一样闭目装作听不见,而是不停的点头,有时还对张无情说的话颇有兴致,也会接上他的话题说下去。把那家伙乐得闭不起嘴巴来。
  裴春雪虽然娇羞滴滴的样子,不过还是主动的上前去和李永林打了招呼,道:“刚才我还没有多谢你。”说了一句,看着李永林冷酷的模样,却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了。
  但她也没有想到李永林居然回答她的话了。裴春雪还好奇李永林不亏为救她于悬崖的武功高手,居然走路都能闭上眼睛。李永林道:“你刚才看着我的眼神好奇怪,让我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涮,”裴春雪的俏脸瞬间又是一遍通红。还在听张无情吹牛的秦怀玉,听到李永林这么一说,立刻就“噗嗤”地笑了出来。没想到,这个让裴春雪这丫头一见钟情的男人,居然这么的不懂风情和不懂浪漫!而张无情的耳朵被自己叽叽喳喳的声音所掩盖,刚好听不到李永林说了什么,居然让裴春雪脸红起来,最要命的是,那家伙居然比自己还要懂得哄怀玉妹妹高兴。还在装什么冷酷了!不禁对李永林那小子另眼相看!
  指着李永林的鼻子道:“小子,究竟你对雪儿说过什么了,为什么雪儿会脸红成这样的。”
  还好大师兄听不到,不然那就丢脸丢大了,愣是如此,裴春雪的俏脸现在也是丢得很不小,通红的脸蛋久久不能消散。
  李永林对裴春雪的窘态一无所知,还道为什么她会对自己的一句话,有如此的反应。自言自语地轻声道:“这里的人,真的是很奇怪呢!”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