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色顿时变了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4-2-13 4:02:00  有978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老者的几下,语气稍冷道;“难道公子就不给老爷几分面子么?难道公子不再考虑下么?”
  步归面色沉静淡淡道;“不用了,我考虑清楚了,”说道这里步归就不在说话了,看着老者的脸色,发现越来越难看了,步归才轻轻一声朗笑道;“去,怎么不去,难得炼狱城有人邀请我。”
  步归说完,老者才重重的长舒一口气,想不到眼前这个男子的真让人郁闷,说个话还那么麻烦,这时装转轻轻拉动步归的衣袖道;“我和你一起去吧!”眼神充满了担忧,谁知道这是福是祸?
  步归轻轻摇头道;“不用了,就算龙潭虎穴我也要走上一遭。”转过头扶着装转的肩膀道;“别担心了,到客栈等我,相信我。”
  看着步归坚定的眼神,装转下意识的点点头,内心深处对步归还是很信任的,看见装转点头,步归阔步走到前面去,对着老者说;“走吧,我到底看看是何方神圣。”
  老者连忙跑上前去,为步归之路,而旁边的城卫脸色却不太好,或许步归刚才的话,让他们感觉被人小觑了而感到愤怒吧。
  装转一路望着步归的背影远去,直到消失才缓缓的回头,现在连逛街的心情也没有了,还是回到客栈等步归的消息吧。
  这时候一双眼睛悄悄的盯着这些,只是这个青年嘴里衔着一根草根,眼睛里充满狡黠,有种不坏好意的用意,这位青年斜躺在楼上的屋檐旁边,看到步归离开,对太阳比个中指,又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觉去了,给人一种懒散的感觉。
  不多时,步归就被带到炼狱城的城主府,炼狱城的城主府比之快活城的城主府还要打上几倍不止,而且气势很雄伟,周边站着一排城卫,步归却暗自感到心惊,连站岗的都是灵台以上,而且还能发现少许神魂境界的人,这炼狱城的实力当真不小啊,只是为什么要找我呢?难道是火舌地狱的事情?
  看着戒备森严的城主府,步归现在却想要不要离开,里面可是未知的危险,回头 一瞥看看后面的城卫呈半包围的在他身后,步归心里苦笑一声,看来这门不进也得进了。
  这时候老者躬身对着步归一摆手道;“公子请了,老爷在客厅等着呢!”处于礼节上原因,步归也对老者微微躬身道;“麻烦老丈了。”说完一撩衣摆,昂首跨过门槛,头也不回的往里面走去,老者看着步归进去的背影,摸着胡须微微一笑道;“好胆识,不愧为人杰。”他那里知道步归现在抱着,进去就进去吧,总不能让别人拿着刀架着脖子走吧!
  大厅中,步归抬头看去,一位中年儒雅的中年,和一位面容姣好的中年道姑,步归先行了一礼,儒家重礼节,这种场面绝对不能忘记儒家的教诲了。
  施礼道;“晚辈,步归,拜见城主大人,不知城主有何事?”
  古月眼里露出一抹赞赏的笑意,但是脸色突然一变,厉喝道;“你好大胆子,居然敢伤我炼狱城的人?”
  看见古月的脸色,步归心中顿时愤怒了,原来是找茬的啊,那就别做这些无聊的事情了,光明正大的干一场。
  步归忍住心中的怒火道;“不知道城主大人指的是那件事情?”声音虽然僵硬但是还没有露出不满的情绪。
  古月站起身一声大笑道;“昨天城外,你击杀的那个人是我炼狱城的守卫,你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当众击杀我炼狱城之人,你说你是不是大胆?”
  听完古月的话,步归心中一跳,对着古月施礼道;“城主此言差异,我怎么算大胆呢?我这是为炼狱城除害,想必你很清楚青狼三兄弟的恶性,炼狱城的修士早就有怨言了,我这是为了给城主您扫除些跳骚而已,再说,子曰;“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再说若不是青芒挑衅在前,我也用不着动手了。大家友好相处嘛”
  古月悄悄的对着云清对个眼神,古月再次厉喝道;“够了,你杀我城卫在先,不过看在你年纪尚轻,修为尚浅,只要你能抵挡我全力的三招,这件事我就不插手了。”
  步归听见古月的话,道;“城主大人说的话可算话?”
  古月道;“我乃炼狱城城主,说话自然一言九鼎。”
  步归再次抱拳道;“城主请了,你这三招我便接下了。”说完便摆下阵势。
  这时候后面的屏风伸出两个脑袋,好奇的看着前面的情况,明媚的眼睛从满兴趣的看着大厅中的情况,而古韵鼻子轻微触动一下,就对着步归道;“好了开始了。”
  说完,古月也没有亮出武器,指尖随意发出一道剑气,剑气微亮,如秋水无痕一般,亮光又如月光般皎洁。
  步归没有动,他能看出来,古月这一招没有使出很强的元力,只是试探攻击。剑气来临,步归的脚步微挪,那道剑气居然从胳膊下面而过,剑气打在后面的柱子上发出一声闷响,古月很吃惊,这个少年不然能这样躲开这普普通通的一招,速度很快,古月也只能扑捉到模糊的痕迹,步归的身体就像硬生生的挪移一尺一样。他那里知道这是步归能做到的最大限度挪移了,太玄经里面的身法实在太玄奥了,千里不留行,就是挪移的前身,修炼到最顶级就能硬生生的挪移千里,现在一尺是步归的极限了。
  古月眼中露出一些赞许的目光,好心提醒步归道;“你的身法很快,但是下一招不是速度能躲开的。”
  步归站在那里对着古月道;“多谢城主大人的提醒,晚辈已经准备好了。”步归的温文儒雅让古月很赞赏,能拥有这般实力还很谦逊的人不多了。
  这时古月没有在说话了,对着步归点头道;“苍茫古月,照耀九天。”说着手掌上出现一团温和的月光般的元力,皎皎明月,却散发如利剑般的寒意,让人感觉到目光就要被刺穿的锋利。
  不一会古月的招式就准备完毕,的确像一柄月光般优美的利剑冲向步归,看起来那么优雅,步归却不敢大意,越是看上去没有危险的东西,越充满了巨大的危险。这已经是二招了,全力挡住。步归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剑来了,步归身上蓄势也已经完成,手指在身前快速画出一个圆圈,口中急速的念道;“天为乾,地为坤,解阴阳无极印,御”听着步归嘴里快速念道的咒语,云清那条柳叶细眉轻轻挑动一下,眼中注视着场中的变化。
  月光利剑刺中无极印,两者争执起来,但是月光利剑的威力还是比无极印的威力要打上不少,不一会嘭的一声,利剑刺破无极印,直接向步归胸口串来,眼看利剑就要刺中步归的胸口上了,屏风后面的两个脑袋都忍不住的闭上眼睛,不愿意看见这血腥的一面。
  利剑与无极印的相互碰撞下产生了气流,眼看利剑就要来了,步归的身体猛然倾斜一下,右手劈在利剑的剑脊上,顿时,一声更加巨大的气流冲出来了,利剑的前进趋势顿时缓解了不少,从而少了古月的元力支撑,迸发出一阵巨大的气流掀动起来,微弱的爆炸也布满空间。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