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清新脱俗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4-1-19 4:09:00  有1087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如仙子一般,,一尘不染。
  三清有两年的时间没有见到聂萱儿了,没想到这两年的时间里,聂萱儿又增添了几分妩媚和几分动人,更具有女人味了,三清在台下远远的看着慕容雪,不由得看得呆了。
  聂萱儿上得台来站定之后,向台下众人一抱拳,道:“小女子狂刀门主聂傲萧之女聂萱儿,向各位武林前辈、江湖朋友问好!”
  众人见聂萱儿风姿卓绝,飘然是仙,都不禁喝起彩来,倒是一时把楚奇游给忽略了,聂萱儿转身对楚奇游道:“狂刀门聂萱儿,领教楚公子的高招,还望楚公子不吝赐教!”
  楚奇游一连赢了十多个人,心中飘然,见聂萱儿乃一介柔弱女子,更未放在心上,道:“好说好说,可是聂姑娘,我看你弱不经风的样子,怕伤了你那就不太好了!”
  聂萱儿不禁恼怒,却无法发作,只是提高声音道:“楚公子尽管施展拳脚,萱儿一概接了,请!”
  楚奇游一笑,道:“聂姑娘,你是女子,还是你先请吧!”
  聂萱儿道:“既然楚公子嫌我是女流之辈,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楚公子注意了!”
  楚奇游道:“聂姑娘尽管放马过来吧,我一律接着!”
  聂萱儿娇喝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兵刃,众人一看,不禁哗然,原来聂萱儿的兵器竟然是一把后背薄刃的大刀,女子用刀做武器实属罕见,众人又是一阵骚动,没想到如此娇媚的一个女子,所使的兵刃竟然是大刀,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这也不奇怪,狂刀门的门人,当然要使刀,不使刀难道要用剑吗?
  聂萱儿却是也不客气,抡起大刀照楚奇游迎头便砍,楚奇游连忙闪过,聂萱儿毕竟是狂刀门主聂傲萧的爱女,自然是得到了聂傲萧的真传,几招之后,楚奇游已感到聂萱儿的刀法之凌厉,只可惜聂萱儿是个柔弱女子,要是这凌厉的刀法被一个男子使出来,其威力那更是不容小觑的了。
  在聂萱儿如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下,楚奇游手拿折扇,左闪右避,一时竟是疲于应付。可毕竟聂萱儿是女流之辈,体力有限,一阵狂攻下来,仍然未伤到楚奇游分毫,不禁手臂发软,心浮气躁起来,刀法套数也是越来越乱。楚奇游知道,自己要夺得这次后起之秀的桂冠,后面还要应付的好手还很多,犯不着把体力浪费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上,越早结束战斗越好。
  想到此处,手中折扇左右翻飞,使出了自身绝技“银燕十八式”,一把小小的银扇,在他的手里如活了一般,上下左右,翻飞自如,专攻击聂萱儿的各处要害,聂萱儿为了自保,被逼得连连后退,刀法也顿时凌乱不堪,霎时,聂萱儿已经被逼到擂台的边缘。
  楚奇游左手持扇,右手向聂萱儿攻出一掌,聂萱儿没有回退的余地,只得向后跃起,然而她这一跃起,却已经越出了擂台,算是败了。
  三清站在台下,看的惊心动魄,生怕师姐受伤,现在看到聂萱儿就要从台上落下,来不及细想,飞身而起,伸开双臂将聂萱儿给接住,然后轻轻的飘落在地上。
  聂萱儿在被打落擂台的一刹那,本想自己一定会重重的摔落在台下,没想到自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给抱住了,霎时间所有的恐惧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直觉自己轻飘飘的,如在云雾里一般,待站定之后,聂萱儿睁开眼一看,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三清,不由惊叫出声,道:“三清,原来是你啊!你知不知道,这两年来,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大家都很想你呢!”聂萱儿虽是三清的师姐,只是聂萱儿入门的时间比三清的要早,其实她的年龄还要比三清还要小,三清一直暗中喜欢着这个师姐,但是,师姐似乎对他只有是兄妹只间的情谊,没有男女之间的爱情。
  饶是如此,三清聂见萱儿如此说,心里也是甜滋滋的,但是,他发过誓,自己的大仇未完全的报之前,一定不要动儿女私情,况且这个师姐也不喜欢他,他就只得将这份感情深深的藏在心底。当下苦涩的一笑,问道:“师姐,师父他老人家一起来了吗?”
  聂萱儿道:“来了,三清,这两年来,爹爹一直都很挂念你!你是我爹的关门弟子,他也是最疼爱你的,他对你的关爱一点也不少于我!”说完,一脸羡慕的看着三清。
  三清心中一热,道:“等武林大会结束了,我就去拜见师父他老人家!师姐,我先到那面去了,等会我去找你们!”
  三清来到慕容海阔的身边,此时慕容雪已经跃上了擂台和楚奇游动起了手,慕容雪虽然武功不是太好,但是,她人却是古灵精怪,常常能败中求胜,之前,她几次偷偷出门,数次遇险,都是由于她的机灵善变,多次败中求胜,安然无恙,慕容海阔当然知道女儿的秉性,所以在慕容雪一再要求上台与楚奇游较量的时候,也没有过分的阻拦,因为他知道如果慕容雪打不过,她当然会想办法逃掉,绝不会受伤,更何况这上台比试本就是一个很好的锻炼的机会呢?
  慕容雪在得到爹爹的应允之后,一提身,如轻盈的燕子般在空中做了一个美妙的空翻,赢得了全场雷鸣般的掌声,而且大多数年轻才俊在得知她就是江湖中一大美女时,台下的叫喊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慕容雪上得台来,向台下众人一一抱拳道:“各位江湖前辈、武林豪杰,各位大爹大妈,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们……”台下发出了一阵哄笑声。
  慕容雪继续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我就是江湖中独一无二的慕容世家、慕容山庄的独生女慕容雪!”
  她这一自报家门,下面又是一阵哄笑,楚奇游却一脸好奇的看着这慕容雪耍宝,完全没有把她放在心上,慕容雪趁此机会,出其不意的一掌向身旁楚奇游打去,楚奇游正感到这个女孩子滑稽搞笑,却不料她会突然出手,在卒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慕容雪一掌打在左肩,疼痛难忍。
  楚奇游连忙跳到一旁,怒道:“你干什么?有你这种打法的吗?怎么不打招呼就暗袭于人?”
  慕容雪却哈哈娇笑道:“是谁规定比武的二人非要先打招呼再打的,我告诉你啊,我可没时间和你瞎闹,我解决了你,还要去吃糖葫芦呢?”楚奇游被她弄得是哭笑不得,非常愤怒,他“唰”的一声,打开了折扇,施展起“银燕十八式”,扇子如一只轻巧的燕子,翻飞腾跃,专攻要害,慕容雪那里是他的对手,只几个回合下来,就被楚奇游逼到擂台的边缘,楚奇游更不想浪费时间,飞起一脚,正好踢在慕容雪的肩上,慕容雪被踢得向后一倒,落下了擂台。
  这时,一个人影飞出,接住了慕容雪,原来,是三清见慕容雪根本不是楚奇游的对手,在慕容雪落下擂台的瞬间接住了慕容雪。
  三清将慕容雪轻轻放在地上,问道:“慕容姑娘,你没事吧!”慕容雪道:“陈大哥,我没事!你上台教训教训那个姓楚的吧,他真是太嚣张了!”三清点了点头,接着一提气,飞身上了擂台。
  三清本不想上台打擂的,但是,刚才慕容海阔却吩咐他待会儿慕容雪跌落的时候接着慕容雪,然后他上台和楚奇游决斗,三清知道既然慕容海阔如此安排,自有他的理由,也不多问,便按慕容海阔的吩咐照办。
  三清一上台,台下立刻骚动起来,有人大喊道:“这个人是个杀人凶手,大家快上,将他拿下!”
  楚奇游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三清,此时,只见灰影一闪,一个人已经飞身来到了三清的身旁,三清侧眼一看,原来是武当的掌门人紫阳道长。
  紫阳道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道:“各位朋友,三清并不是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台下有人大声问道:“紫阳掌门,既然这个人不是凶手,那凶手是谁呢?”
  紫阳道长道:“这个贫道这里不便说,不过,贫道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的,请大家放心!”
  因为武当也死了两名弟子,作为武当的掌门人,断不会包庇凶手,既然武当掌门都如此说了,那凶手一定是另有其人,台下吵闹之声顿时平息了下来!
  三清对紫阳道长拱手道:“多谢紫阳前辈为晚辈澄清事实!”
  紫阳道长对三清意味深长的一笑,道:“小伙子,希望你不会让贫道失望!”
  三清道:“紫阳前辈,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会让您失望的!”
  说话间,紫阳道长已经飞身下到台下去了,三清向楚奇游一抱拳,道:“狂刀门三清向楚公子领教,楚公子,请!”
  楚奇游心想:又来了一个狂刀门的,又见三清一介书生模样,并不太把三清放在眼里,淡淡道:“陈公子,请!”
  说完,折扇一甩,使出“银燕十八式”向三清狂攻而至,招招狠毒。三清早在台下看楚奇游施展“银燕十八式”,也摸到一些应付“银燕十八式”的门道。此时应付起来,显得轻松自如。
  斗了十几个回合,三清狠攻一招,将楚奇游逼退,趁机拔出身后的大刀,将周身真气灌注在刀身上,大刀顿时雪亮得可以照人,隐隐还有龙吟之声,三清抡起大刀,和楚奇游斗在了一起。
  三清与楚奇游二人均是年轻一辈中的高手,他们的比斗,自然是非常精彩,台下不时传来雷鸣般的掌声。掌声中,二人已经从地上打到了空中,三清的大刀如匹练一般,穿梭纵横,刀身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而楚奇游的一柄银扇,对付三清的软剑,显得力不从心,他现在只是一味的防守,无暇攻击,二人在空中战了百来回合,复又打到了地上,此时,楚奇游的银扇数次被三清的刀刃削中,如今扇身已是伤痕累累。
  三清胜券在握,突然“唰唰”几刀,连劈带刺,每一刀都是来自“狂刀十八式”,蕴涵着强大的力量,朝楚奇游劈头盖脑砍来,楚奇游此时已是是黔驴技穷,疲于应付,眼看就要落败。
  又斗了四五十个回合,此时的楚奇游已经气喘如牛,银扇在他的手中,犹如有千斤重量,每使出一招都非常吃力。
  只见三清人影一闪,已到了楚奇游的跟前,刀尖指向楚奇游的脖子,只要三清稍加用力,楚奇游的脖子就会立刻被割破,楚奇游无力的闭上了眼睛,只听得三清淡淡道:“楚兄,你败了!”楚奇游睁开眼睛,见三清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三清接着又道:“楚兄,我看得出你是个汉子,我打心眼里佩服你,我也不想你输得很难堪,你自己下台去吧!”
  楚奇游之前一直听闻三清是谋害武当、少林、铁拳门弟子的凶手,对他的印象一直很差,现在看他如此光明磊落,不觉对他的印象瞬间好了许多,道:“今日得见陈兄的功夫和人品,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在下输得心服口服!”顿了顿又道:“陈兄,我相信,你绝对不是杀人凶手,江湖险恶,希望陈兄多多保重!”
  三清的眼睛有些湿润,道:“谢谢你相信我,楚兄!”楚奇游是除了慕容海阔父女,二个相信自己的人,三清很是感动。
  楚奇游说完,后退一步,身子突然凌空跃起,在空中一个美妙的倒翻,跃下抬去。
  台下顿时响起了如雷的掌声,间杂着慕容雪的呐喊声:“陈大哥,好样的!”三清在台上向台下众人一一抱拳,道:“三清蒙楚奇游谦让,侥幸赢了一场,谢谢各位朋友掌声!”
  紫虚道长极不情愿的走了出来,对台下之人大声道:“这一场三清胜,楚奇游败,还有那位朋友要上台挑战的?”等了许久,仍没有人上来挑战。
  紫虚道长见等了许久,仍是没有人上台来。于是便跃下了台去了,随即一条人影跃上台来,正是武当掌门紫阳道长,紫阳道长道:“既然没有人来挑战,那么,根据历年的规矩,此次武林大会的后起之秀便是成天,不知各位江湖朋友还有什么意见?”
  台下一阵骚动之后,只听得台下众人齐声道:“三清武功卓绝,理应得后起之秀的称号!”
  紫阳道长道:“多谢各位朋友的支持!既然如此,我宣布,这一届武林大会的后起之秀是三清!”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紫阳道长转而对三清道:“三清,恭喜你获得此次后起之秀的称号,希望你能带领后一辈武林后生,匡扶正义,共同维护武林宁静!”
  三清道:“紫阳前辈请放心,晚辈一定会竭尽所能,为江湖武林的长期繁荣昌盛做自己应有的贡献!”
二十八 魔教教主
  二十八   魔教教主
  三清获得了江湖后起之秀的称号,踌躇满志,正要跃下台去,突然,一阵怪异的笑声传来,那笑声犹如用刀剑使劲的刮铁锅锅底所发出的声音一般,极其刺耳、难听至极,而且有一种无形的魔力,听了使人忍不住气血翻涌,神志大乱,有的武功低微者甚至出现疯狂的状态,见人就杀,瞬间使人奢杀如魔。
  笑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台下一些修为低微的人已开始出现疯狂状态,拔出武器,对身旁的人挥刃就砍,幸亏人群中有些武功修为较高的人见情况不妙,及时出手点住这些人的穴道,避免了一场血腥屠杀。
  紫阳道长脸色大变,快步来到台前,大声喝道:“大家快捂上耳朵,这是‘天诛魔音’,时间一久,便会使人出现疯狂状态,心脉具损,轻者一生武功尽费,重者经脉具断,在极其痛苦中死去!”
  众人闻言,大惊之下纷纷用双手捂住了耳朵,但是还是有几个由于功力稍差者,已出现狂暴状态,满脸泛着妖异红光,不由分说,拔出武器,见人就杀,旁边几个来不及躲闪之人,瞬间毙命。
  不光少林、嵩山、崆峒、峨眉等几大门派的内部出现了砍杀现象,就连武当的弟子,也有来不及捂住耳朵的,狂性大发,拔出兵刃就杀,霎时整个武当绝顶哀声漫天,血流成河,犹如人间炼狱。
  笑声突然戛然而止,人们这才将双手从耳朵上拿下来,一些人却已经失聪了,只见一顶黑色的轿子凌空飞来,轿子之后跟随着二十多个黑衣人,均是凌空飞跃,轿子的左右两旁分别镌绣这两条张牙舞爪的巨龙,轿子由四个黑衣人抬着,驾空而来,四人抬着轿子,在空中盘旋了几圈,随即缓缓下降,停在了擂台中央,随着轿子的落下,二十几个黑衣随既飞来,飘落在台上,纷纷恭立在轿子两旁,紫阳道长见状大惊,连忙抓住三清,在轿子落地的瞬间跃下台去了。
  抬轿的四人在轿子落地之后就迅速离开轿子恭立于一旁,只见轿门突然自动打开,轿里的锦塌之上坐了一个一身黑袍,四十多岁的男人,只见这个男人脸色白皙,五官精致,两眼炯炯有神,举手抬足之间,自有一股王者风范。
  那黑袍人并未出轿,只是开口道:“看来本座来得正是时候啊,想必刚才的见面礼大家还满意吧!今天,你们所谓的江湖正道基本都到齐了,这很好,我正好可以将你们一并解决了!”声音阴冷生硬,不带一点感情,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恶魔的叫嚣,说完之后,一阵狂笑。
  人群中一个女人的声音道:“魔教教主司马南广,今天你终于以真面目示人了!”说话的是峨眉派的掌门静慧师太。
  黑袍人道:“静慧师太,你一眼便认出是我,了不起啊!”
  静慧师太道:“司马南广,虽然你一直带着面具,但是,不管你怎么装,你的声音是改变不了的!”
  来人正是屠龙会教主司马南广,在武林人物的心中,司马南广是一个谜一样的人物,那曾想这个十恶不赦的恶魔,竟生得文质彬彬,如一介文弱儒士。
  司马南广道:“说得不错,师太你也不赖啊,你绝世容颜,显然是驻颜有方,十年了不见,岁月放佛没在你脸上留下痕迹!”说完,竟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司马南广如此称赞,静慧师太却心头一阵恶心,不喜反怒,道:“无耻狂徒,今天,老身会和你新仇旧恨一起算的,你别太得意了!”
  司马南广语气突然变冷,道:“既然师太不念旧日情分,非要和本座分个高下,那就要看师太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静慧师太一声冷哼,气得话也说不出来。
  司马南广并不理睬静慧师太,又是一阵狂妄的大笑,看向台下众人,道:“你们今天在这里聚集,这最好不过了,我正好可以将你们一网打尽!”语气一转,又道:“不过,只要有肯归顺本教,为屠龙会效力的,本座是非常欢迎的,如是胆敢违抗屠龙会、与屠龙会作对者,那就只有一个结局—死无葬身之地!”
  司马南广说罢,一提身,从轿子里飞了出来,瞬间来到众人的面前。
  少林掌门易通大师越过众人,来到离司马南广一丈之内,双手合十,口颂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不要再造杀孽了,收手吧!”
  司马南广狂妄的笑道:“臭秃驴,少给本座装模作样,今天,我就先拿你来开刀,以儆效尤!”
  司马南广说完,身子平移而出,瞬间来到易通大师跟前,众人根本无法看清他是如何来到易通大师前面的。
  司马南广突然左手一掌,朝易通大师的胸口打来,易通大师见他说打就打,不禁大惊失色,连忙出左掌,接住了司马南广凌厉的一掌。
  只听得“轰”的一声闷响,二人双掌接实。二人的双掌一经接实,易通大师就觉得司马南广的掌力凶狠异常,霸道无比,顿时不由感到气血翻涌,胸闷异常。
  司马南广的掌劲源源不断的向易通大师涌来,易通大师无奈之下,只得连连后退,双脚顿时在地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
  突然,司马南广右手倏的拍出,刚好拍在易通大师的胸口上,易通大师没有想到司马南广在和他对掌的同时竟然还能拍出右掌,还不防备之下,胸口被结结实实的拍中,顿时被拍得倒飞而起,撞在了后面的一根柱子之上,然后又从柱子上滑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早有少林弟子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易通大师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人已摇摇欲坠。司马南广看向众人,又是一阵狂笑,道:“就凭你们一群乌合之众,也想和我斗,还大言不惭的说要剿灭魔教,我看你们那是痴人说梦,如有投奔屠龙会的,就站到我这里来,如若还执迷不悟,少林寺的这个老秃驴就是你们的榜样!”说完,双掌齐推,一股妖异的五彩光芒随着他双掌发出,周围离他较近的人纷纷中掌,修为较低之人,已彭然倒地,口吐鲜血而死,修为较高的,也是被强劲的掌风打得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此时人群之中有一人分开众人,走了出来,众人一看,此人生得甚是豪迈,满面的短须虬如钢针,阔嘴大眼,说话声音犹如洪钟,来人正是岭南铁拳门门主司空雨,司空雨一生最恨魔教分子,因为他的夫人和女儿,都是死在魔教教主司马南广的手里,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潜修武功,希望有朝一日能为惨死的妻子和女儿报仇。
  司空雨来到司马南广跟前,恨恨的道:“司马南广,十年前,你害死了我的妻子和女儿,从此你就销声匿迹,做了缩头乌龟,老夫以为今生今世再以找不到你了,今天你终于重现江湖,昨日你又指使你魔教爪牙杀害了我门中两名弟子,却嫁祸给一个狂刀门的江湖小辈,于公于私,老夫都要与你一决生死!”
  司马南广一见司空雨,意外的一怔,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又恢复如常,道:“司空雨,关于你妻女当年的不幸遇难,那是一场误会,我更是没有想到婉儿她会自寻短见,并非我有意要害她们母女俩!”
  众人都想不到,司马南广这个魔教的大魔头,竟会对司空雨如此客气,其实,这是另有原因的,十年以前,司马南广只是一个落地的秀才,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并不懂得武功。
  那时的司马南广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为了光耀门庭,一心只读圣贤书,以望将来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可是,命运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一般,接连几年,他都是名落孙山,不是他不努力,也不是他的文写不好,而是由于他家太穷,没有钱去疏通关系,才被别人将他的名额给占了,为此司马南广一度的埋怨爹娘没有钱,同时也怨恨当时社会和官场的黑暗。而最令他不能接受的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女人林婉儿,因为他家贫穷和他没有考取功名的缘故,居然抛弃了他,嫁给了当时有权有势的铁拳门司空行的儿子司空雨。
  从此之后,司马南广就深信,在这个世界,想要通过读书的方式考取功名而光宗耀祖,那简直就是狗屁、是无稽之谈,最起码的连自己最心爱的人都留不住,于是,司马南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弃文从武。天凑齐然,他被当时屠龙会的左护法任天鹰看中,于是任天鹰将司马南广带回屠龙会,教他习武。
  司马南广绝对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他不但读书悟性及高,同时更是一个练武奇才,仅两年的功夫,他就将任天鹰所传授的武功全部学会了,还学会了屠龙会珍藏的武林宝典《天魔神功》上面的全部武功,此时的司马南广,已经从一介书生摇身便成了万人畏惧的武林高手。
  武功大成之后,司马南广找到了司空雨,要从司空雨的手里抢回林婉儿,然而,当司马南广打败了司空雨,见到林婉儿的时候,林婉儿却告诉他,她嫁给司空雨,是有苦衷的,因为当年她不慎被一个江湖采花大盗糟蹋,并怀了孩子,是司空雨杀了那个采花大盗,收留了她,因此,她不得不下嫁于司空雨,可喜的是司空雨对她所有一切都不在乎,司空雨很爱她,对她疼爱有加,这些年来,她很幸福。司马南广要求林婉儿回到自己的身边,然而林婉儿以自己的女儿可怜为由,回绝了司马南广。
  司马南广在悲愤交加之下,错手杀了林婉儿的女儿司空珣,林婉儿为此悲恸万分,女儿是她一生唯一的希望和寄托,当初为了女儿,她不得不下嫁于司空雨,虽然她不爱司空雨,但司空雨却对她非常的好,这使她感到非常满足,况且,有了女儿,她也有了希望,本想就此终老一生,没想到,司马南广这个时候出现了,使她本就平静的生活起了非常大的变化,现在见司马南广杀了自己的女儿,更是无法接受,坚决不与司马南广走。
  此时的司马南广已非昔日的司马南广,他如今做了屠龙会的左护法,他那里忍受得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呆在司空雨的身边,他要求司空雨和他比武,如果司空雨输了,就得让出林婉儿,如果他输了,就从此远离司空雨一家人,不再纠缠,司空雨在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和司马南广比武,当时的司空雨虽是铁拳门一门之主,然而,他根本不是司马南广的对手,结果那一场比武司空雨败得很惨,伤得很重,几乎奄奄一息,但是,司马南广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竟想将司空雨活活打死。
  林婉儿为了救丈夫,见司马南广没有停下手来,便饮刀自刎而死,司马南广见林婉儿死去,悲痛欲绝,带着林婉儿的尸体悲愤而去,司空雨此时已是重伤,无力追赶。
  司马南广将林婉儿的尸体带到五龙山厚葬了,不久,前任魔教教主教主商浩因江湖恩怨被杀,司马南广顺理成的坐上了魔教教主的宝座,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一直以来,他都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行事低调。
  司空雨走到司马南广的身边,狠狠的道:“司马南广,你杀我的妻儿,此仇不共戴天,今日我明知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你我这一战非战不可!”
  司马南广虽为魔教教主,杀人如麻,但是,他的良知却并未完全泯灭,当年是他间接害死了林婉儿母女,所以觉得有愧于司空雨,因此一再解释,始终不愿与司空雨动手。
  司空雨道:“自从婉儿娘俩死了之后,我每天都活在痛苦之中,今天见到你,就算被你打死了,我也好向她们娘俩交代了!”
  司空雨说完,便挥拳而上,完全是一付拼命的打法,司马南广只是一味闪躲,并未出手和司空雨对打,边闪边口中道:“司空雨,既然你执意要打,那这样吧,我让你打三招,三招过后,如若你还是要打,那我就只有不客气了!”
  司空雨道:“你这个卑鄙小人,你不要假惺惺的,只管放马过来,我司空雨都接着!”
  铁拳门的功夫果然不同凡响,再加上司空雨这十年来的苦练,其威力那是不容小觑的,只见司空雨一招霸道的“直捣黄龙”,向司马南广的胸口打来,司马南广凝神静气,站在原地不动,只听得“轰”的一声,司空雨的铁拳重重的打在司马南广的左胸上,司马南广只是微微颤了颤。
  司空雨随即又一拳“直冲云霄”击出,这一次打的是司马南广的上腹部,司马南广仍旧没有动,一声闷响过后,司空雨结结实实的打在司马南广的上腹之上,司马南广后退了一步。
  最后一招,司空雨凌空飞起,头下脚上,双拳齐出,左右拳头分别取司马南广的双肩,这一招叫做“泰山压顶”,也是司空雨的成名绝技之一,双拳打在司马南广的双肩,司马南广微微晃了晃。
  司空雨一个翻身,站在地上,还待再打,司马南广闪至一旁,淡淡道:“现在我已让了你三招,你是否解恨,如果你还要打,那我就会不客气了!
  司空雨满脸的惆怅,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我就算把你打死,婉儿母女也不会活过来了!”
  司马南广也叹了一口气,道:“司空雨,我们都没有错,因为,我们都是为了爱一个人!”
  司空雨道:“司马南广,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造太多的杀孽!”
  司马南广道:“如今之势已成奇虎,想要退却,谈何容易?”
  司空雨道:“那你就好自为之了!”竟痴痴的看着远方。
变化不定,口中喃喃自语,声泪俱下,道:“婉儿,我司空雨对不起你和我们的女儿珣儿!我真是没用,虽然仇人就在眼前,我却无能为你们报仇!”
  司空雨想到自己连攻三招,那司马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