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无缚鸡之力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3-11-30 22:16:00  有915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兵在握,有恃无恐,自己这边却只有的群臣,和几十名幹鲁朵卫队,外面虽有二百名守护祖庙的士兵,但想必也多半都已归附于耶律青了,看来今日真的是凶多吉少。
  这时门外又是一阵骚动,一支马队从山下奔袭上来,下了马快步走进庙内。领头的人秃顶琨发,一身黑色棉袍,正是耶律青的爱子留礼寿。
  只见留礼寿越众而出,急急走向耶律青,口中叫道:“父王,我带着人来了!”
  耶律青看了一眼自己爱子,点点头说道:“很好,你先站到一边。”而后负手在院中徘徊几步,对场下站立的群臣道,“我侄耶律贤昏庸软弱,致使朝政旁落,这一切,都是那妖后萧11郎所致!今天,我就要为我耶律家皇族扫清门户!”
  此言一出,屋内的文殊奴再也忍不住,推门便冲了出去。未未道了声:“不好!”扔了鹅腿跟着也冲了出去。
  文殊奴一溜烟跑到母亲身边,直视耶律青,大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乍见文殊奴,耶律青一愣,然后不屑地道:“梁王殿下,你还小,不要蹚这浑水,你母亲独揽朝政不守妇道,我身为皇室长辈,能坐视不管?你让开!”
  文殊奴双臂一横,凛然道:“耶律青,收起你的义正言辞!谁不知道你早有反叛之心?想杀我母亲,没门!”
  萧11郎见儿子挡在自己面前,顿时喜忧参半,深怕耶律青辣手无情,会伤了自己孩儿的性命。接着想起未未,心中忽然便有了些希望,果见未未也随即赶来,与文殊奴并肩而立,气势如山。
  一见未未,耶律青呆了一下,疑惑地道:“未未?”
  这时留礼寿身后有一个清脆的语声叫喊道:“未未哥哥!”体态娇小,亮眸白肌,正是凌潇。
  未未目光穿过人群,见凌潇正对自己又叫又跳,不禁疑惑地道:“潇潇,你怎么和他们在一起?”
  凌潇眼睛扫向留礼寿,急道:“我是被这个家伙绑来的!”
  那留礼寿嘿嘿一笑,回头看看凌潇,得意地对耶律青道:“父亲,这是我相中的一个小丫头,我想娶来做老婆,你看好不好啊?”
 
 
  耶律青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人敦厚木讷,心智有些不全,一直为他担忧不已。今日忽然见他绑回来一个少女,不由心中高兴,暗想这孩子居然也知道想女人了,随即微笑道:“可以可以,只要你喜欢,什么都随便你!“
  留礼寿大乐,对凌潇道:“嘿嘿,小美人,我父亲答应了,多好啊!”
  “好个蛋!我还没答应呢!”凌潇大叫,一脚踩在留礼寿的脚上。
  留礼寿顿时大呼,跳起来揉自己的脚面,说道:“你踩我干嘛啊!”
  凌潇却是高喊道:“未未哥哥,你快救我!”
  未未急道:”耶律青,你快叫你那混蛋儿子放了潇潇!”
  耶律青一瞪眼,喝道:“放肆!你是在和孤王说话么?”
  未未才不理会耶律青的恐吓,跑到潇潇身边,见她两手被缚在背后,身后一人高大如熊,正是那耶律韩。未未道:“你们快把潇潇放了!”
  留礼寿喃喃地道:“你是谁啊?为什么要我放了她?我要娶她做老婆的,怎能放了呢?”
  未未闻言就是一愣,心说这人的痴呆倒和痴癫花和尚有几分相识。不禁有了几分烦躁,一把推开留礼寿,就要去解凌潇的绳子。谁料这一推之下,留礼寿顿时跌了个仰面朝天,嘴巴张了张,忽地扯开喉咙大哭:“你干嘛推我啊?我又没惹你!”
  这时耶律青已经大怒,厉声叱道:“未未,你欺我爱子,该杀!”
  话音刚落,只见凌潇身后的耶律韩身子一纵,便朝未未冲了过去。文殊奴与凌潇同时叫道:“未未哥哥,小心啦!”
  未未见耶律韩来势凶猛,想起那日龙州官道上与郭靖的厮杀,暗道:我如何是你的对手?当即从腰间拔出风雷刺,喊了声:长!风雷刺应声而变,蓝光一绽,瞬间就已长至手臂长短。
  未未大喝一声,风雷刺高高竖起,一招单鞭夺槊,出手便是凌厉的杀招,直取耶律韩脑门。耶律韩自然记得未未,那日若不是他,自己想必早已割了按察使的头颅,哪会有后来之事?
  此刻见未未拔出一柄锥子,咦了一声,面色微变,低头躲过。身子转动,右腿猛踢未未胸口。这一踢足有千斤之力,且快捷无比,未未堪堪避开,手中锥子毫不停歇,顺势横扫。锥茫一片冰冷炫目,耶律韩大惊失色。见那锥子竟如此神奇,略一迟疑,风雷刺已重重砸脖颈之上,登时疼痛难当,大叫一声摔出一丈多远。
  一击奏效,未未喜不自胜,不再去管耶律韩,来到凌潇身边,几下解开她身上的绳索。凌潇一声欢呼,拍手跳跃,扑进未未怀中叫道:“未未哥哥好厉害!”
  未未嘿嘿一笑,却见留礼寿满面委屈来到两人近前,沮丧的道:“潇潇小妹,你抱他做什么啊?”
  “要你管?我喜欢抱谁就抱谁!”
  留礼寿茫然道:“那你为何不抱我?”
  凌潇叱道:“我为何要抱你?讨厌你还来不及呢!”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