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无大碍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3-11-27 20:11:00  有994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莲台出现在昆仑山,是我等的福气,若是再让这圣洁之物染血,别怪老猴子我翻脸无情了。”
  卫斯理一哆嗦,这是谁说话?望向池子里的大猩猩,却见他已经站在一众妖兽面前,两只爪子抱在胸前。
  “你们听到有人说话了么?”卫斯理低头问慕容。姐弟两个摇了摇头。
  卫斯理望着大猩猩的表情,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却见他口吐人言说道:“雪豹死的奇怪,并非死在我手上,这山里应该还有别人。”
  “你们听到那个大猩猩说话了吗?”卫斯理再次问慕容姐弟两个。结果二人还是摇了摇头。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可以听懂他们的苗言?
 
 
 
  运转灵力,自身,唯独心中冰冷。想起那张爱恨不得的脸,双手攥拳青筋暴跳。
  ‘吱呀。’已经离去的丘处机去而复返,手里还提着两壶酒。
  “哎,老夫今日请你喝酒,去不去?”丘处机站在门口看着他。
  卫斯理扭身躺在床上,说道:“无心和你庆祝,自己喝吧。”
  “今日西山的事情我还想问你,而你就不好奇为何玉虚子会赐下灵宝给两个小东西吗?”丘处机轻轻敲击着门框,声音不大却扰人清静。
  翻身坐起,卫斯理没好气的说道:“你太啰嗦了,怪不得让你在这个鬼地方种菜。”
  “走吧,哈哈,种菜可是我自己选的。”丘处机上前拉起卫斯理,二人往远处走去。
  “慢着,这不是去西山的路吗?”卫斯理停下脚步,虽然那些妖兽的尸体都掩埋了,可是浓重的血腥气还在。
  丘处机看了看山顶,说道:“和我去看看她吧,如今莲台被取走了,她也该安息了。”苗气之中竟然是浓浓的悲凉。
  丘处机到底有多高深的功法没人知道,卫斯理只觉得耳边风声呼啸,不消片刻竟然站在山顶了。
  月正圆,山顶上的景色清晰入目。高大的宫殿虽然是汉白玉堆砌而成,却因为年代久远无人打扫而张曼荒草,大殿门前的铜鼎秀吉斑斑,尽管如此,卫斯理依然觉得着山巅之上的宫殿很雄伟,不比玉虚殿差。
  丘处机拂去铜鼎上的灰尘,把带来的龙涎香撒进去,火折子一扫,淡淡的香味儿飘了出来。
  卫斯理微微嗅了嗅,开口说道:“茉莉香味儿能与龙涎香融合的这么完美实在罕见,果真是个雅人。”
  丘处机微微一愣,“这是她最喜欢的味道,她说茉莉花是香魂,可以让人常保青春。”淡淡的苗气,没有太多的情绪,可是却有一份思念萦绕在字字句句之中。
  卫斯理这时候才注意到,周围有很多茉莉花树,只是刚刚含苞而已。
  二人席地而坐,丘处机拿起酒坛子说道:“来,可怜虫。我们喝一杯!”说着,抱起酒坛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一阵儿,看卫斯理没有喝,摇摇头说道:“喝吧,自古都有酒才能解忧的。”
  入口辛辣,感受着酒入愁肠的那份浓烈,卫斯理第一次觉得酒真是个好东西。
  月高悬,两个人坐在山巅的大殿前,周围弥漫着那种只有女人才会喜欢的甜腻味道。
  “我说,你为什么叫我可怜虫?我哪里可怜?”卫斯理醉眼朦胧。
  丘处机晃晃悠悠的揽住卫斯理的肩膀说道:“为情困的都是可怜虫,不单单是你,这天下的可怜虫太多啦。”
  “胡说八道,你怎么知道我为情所困。”卫斯理甩开肩膀上的手,又开口问道:“这西山为何成了禁地?”
  丘处机晃晃已经空了的酒坛子说道:“因为她入魔太深,被镇压致死,这西山就是她的。”
  “她是谁?”卫斯理随口问道。
  “是一个好女人,很好很好的女人。她曾经是我的……。”丘处机还未曾说完,把头一歪睡着了。
  卫斯理努力的睁着眼睛,可是脑子里却越来越不清醒。眼前一道白光闪过,蓉儿站在他面前。
  “呵呵,你,小狐狸,你来干什么呀?是来看我的吗?”卫斯理伸出手行抓住蓉儿。
  蓉儿跳到一边,开口说道:“没出息,还喝酒?就不知道自己用点儿心吗?”
  卫斯理晃晃悠悠的站起来,用手指着蓉儿说道:“我不用心吗?哦,对了,我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