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峰一道天险

发布于 http://www.sf999.li 2013-9-18 19:58:00  有1220人阅读  收藏网址  分享网址  

 

 这巨蟒头颅硕大,冰冷地盯着,追风震惊无比,他何时见过如此强大仙术,此刻迅速疾退。
 
  至于空中的两天白蛇,追风猛地一扯,两道狂风化作两只灰色大手把两条白蛇抓住扔地上,白蛇化成两道飞剑落在草丛中断成两截,而张猛由于法宝受损,心神相修的白蛇被毁,心神剧颤,突然只觉嘴里一甜,鲜血喷涌而出。之后倒地不醒,灰色大手则消散于空气中。
 
  张彪火起,黑色巨蟒猛地张开大口,猛得冲向追风,顿时一股难以想象的庞大冲击力使得追风的衣袖无风自动。
 
  追风此刻气喘嘘嘘,由于刚才消耗过大,此刻已经没有多少灵力可以使用了。面对对手如此强大的仙术,追风此刻唯有狂退而去。巨蟒所到处,树木全都轰然倒下。
 
  张彪此刻也好不到哪去,本来刚才已经受伤不轻,现在又勉强使用自己的杀手锏,当然也是强弩之弓,虽说如此,但此刻似乎胜利在望。
 
  
 
 
 
       两祖争徒
  
 
  
 
  张彪面露杀机,狂笑不止道“哈哈哈......你是逃不掉的,就算是筑基中期的修者我也有把握与之一拼,何况是你,去死吧!”
 
  黑色巨蟒速度暴增,瞬间追上。追风大骇,结出两道风墙火墙抵挡,可黑色巨蟒根本无视,直接穿过。威力丝毫不减。
 
  “没用的,凭你这点修为的仙术是奈何不了它的,你就等死吧!”张彪此刻狂傲无比。
 
  追风惨笑一声,此刻的灵力消耗殆尽,对于飞来的黑色巨蟒,根本无力抵抗。
 
  在这危急关头,忽然一声冷哼从林中传出。紧接着,一道白色长虹从林中闪现,眨眼飞出如一条柔软绳索轻松卷住黑色巨蟒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巨蟒渐渐缩小,最终变成一条黑色小木蛇。白虹消散,小蛇掉在地上被张彪收起。
 
  这时,林中一位老者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法痴师祖!”追风和张彪同时喊着,只见法痴冷哼道“本来弟子间一般的小打小闹老夫是不会管的,可张彪你下手未免太重了吧,难道是想杀人越货不成!哼!”法痴严厉呵斥道。他显然是动了真怒,自己看上的弟子竟然险遭不测。
 
  一股无形的威压霎时间散发开来,张彪脸上苍白,双膝跪倒在地,哀求道“弟子知错,请师祖受罪!”
 
  法痴看了看其他倒地不起的弟子,扔下一瓶丹药便道“罢了,把这瓶小还丹给你师弟们服下,不久便可醒来,切记,以后妄不可在宗门乱动杀心,否则逐出宗门!”对于筑基弟子,法痴还是非常看重的,除了王志,张彪也算是仙云宗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就算今天张彪失手杀了追风,估计仙云宗也不会将其逐出。
 
  仙云宗,除了筑基期几位长老之外,还有批筑基弟子在仙云宗副峰苍云峰闭关修炼,苍,主峰与副峰仅有几十米之遥,其间并无桥架之物,来往必然驭空而行。
 
  苍云峰顶云雾缭绕,灵气浓郁充沛,悬崖上无任何落脚之处,只是山峰上布满如蜂巢般的洞穴。每个洞穴都只能容纳一人其中修炼。
 
  筑基弟子共十五人。这十五人中皆筑基初期修为,他们皆是仙云宗的精英弟子,是仙云宗的新鲜血液,包括王志、张彪在内都是重点培养对象。
 
  筑基弟子可随意来往两峰之间,下山例外。张彪之所以会知道张猛有事寻他,是因为宗内有个通信玉简这个东西。所谓通信玉简就是在白色玉简之上种下对方神识,只要捏碎玉简,对方自然知晓,并且知道玉简的确切方位。
 
  且说追风,此时已被法痴带回藏经阁。法痴摸了摸花白胡子,沉吟片刻对追风道“你们刚才的打斗,老夫都看在眼里。”说到这,追风心里咯噔一下,法痴瞄了一眼,笑道“你也不必惊慌,老夫看过了,在刚才战斗中,令老夫吃惊不小。你不仅使用了世俗间的武术功法,还会三种元素仙法,火、风、水元素。不知,老夫所说对与否?”
 
  追风心道,都被你这老家伙看到了还问,这不是多此一举么!仅仅使用三种仙术这样就吓到了,要是我说七种元素都会的话,还不把你吓死!
 
  追风不再隐瞒,表面上还是做足功夫恭敬回道“弟子不敢隐瞒,确实会一些世俗功法、三种元素仙法。”
 
  法痴点了点头,笑道“了不起,老夫猜想,你除了有条天灵根之外,想必进入空灵境界后,才感知到其它两种元素能量的吧?”
 
  “弟子确实在进入空灵境界后感知到三种元素能量的。”追风如实回道。
 
  “好!果然是奇才啊,至于其它的,老夫就不多问了。以后你便是老夫座下弟子,你可愿意?”
 
  追风窃喜,虽然已经拜风老为师,心底却埋怨,风老对自己并没有教导什么,只是赠书而已,这个师父太不称职了。现在拜他人为师,应该不算欺师灭祖吧!
 
  见追风不语,法痴故作镇定,内心却着急得要命,暗骂道这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殊不知,追风根本不是在犹豫,而是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嘿嘿...我说老小子,你下手未免太快了些吧?”这时,楼上传来一位老头的奸笑声。
 
  声到人到,老头突然出现在追风面前,吓了一跳。说是老头一点不为过,此人头顶一片不毛之地,满脸皱纹,长相猥琐,衣衫褴褛,跟法痴的仙风道骨想比简直天壤之别。
 
  法痴暗骂自己疏忽大意,一时爱才心切,竟忘了身边还有条饿狼在旁窥视。当下怒道“法嗔,你可别打这小子的主意,他已经是老夫的座下弟子了。”
 
  说实话,追风对这个法嗔有种排斥感,总让自己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为老不尊’这个词突然出现在追风脑海里。
 
  只见法嗔奸笑道“我怎么没听到这小子答应你?恐怕是你这老小子自己说的吧!哈哈....”法痴气得直吹胡子瞪眼。说完,法嗔笑嘻嘻地凑过来,追风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由得向后挪了两步。
 
  法嗔不以为然,对追风笑道“小子,你觉得我怎么样?你还是拜我为师吧!楼上可有好东西啊!”追风刚要回答,法痴抢先道
 
  “就你那些破丹药,有什么好的,还是这好,要学什么仙术随意选。”
 
  法嗔依旧笑道“仙术有什么好,小子,丹药你没听说过吧?这可是好东西啊,先不说那些上品丹药。就拿普通丹药来说吧,一颗普通的回灵丹就可以在半炷香之内让灵气枯竭的聚气期修者补满。服下一颗化灵丹,药效可以在你体内停留的两个月,期间可以提高聚气期修者吸纳灵气的速度。还有好多珍贵的丹药,怎么样?心动了吧?”
 
  法痴此刻面如土色,确实丹药的诱惑让追风心动了,但法痴出手相救在先,自己可不能忘恩负义。怎么办?两边为难,虽然不是很喜欢法嗔,但丹药对自己来说确实是非常好的东西,如果刚才的对决中有丹药辅助的话,即使打不过张彪,但是逃还是绰绰有余的。
 
  见两老如此看重自己,追风非常干脆道“两位师祖莫要争执,能让两位师祖看上,是弟子的造化,不如干脆就拜两位师祖为师吧!”说罢,追风立马对两人磕头跪拜。
 
  两老互相对视一眼,法痴笑骂道“你小子倒是会打如意算盘,便宜都被你占尽了!”法嗔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法痴叹了口气道“也罢,既然都磕头拜师了,那就收下了。法嗔你没意见吧?以后向你索要丹药可不要小气了。”
 
  法嗔不理法痴,笑着对追风道“好徒儿,快上来看看师父的丹房。”说着,直接拎着追风上了楼。法痴气得也跟了上去。
 
  
 
 
 
       事态紧急
  
 
  仙云宗藏宝阁三层的丹方里,除了追风、法痴、法嗔三人,还有三位丹童。
 
  弥漫在浓郁的丹药香中,追风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睁大眼睛正好奇得看着中间三个一人多高的金色炼丹炉,又看了看四周架子上摆满的给种草药。顿时对法嗔这个其貌不扬的老头心生敬佩。
 
  修炼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过了五个月。期间,追风一直在藏经阁中修炼,藏经阁内有两间修炼室,是供守阁师祖修炼用的,平时法嗔炼丹就给追风使用。
 
  修炼之余,追风不仅有两位良师教导,还有灵石、丹药辅助修炼。惹得全宗上下弟子们妒忌不已,一时间,追风被称为仙云宗待遇最好的弟子了。
 
  追风修炼神速,对于仙术的运用,有法痴在旁教导,受益匪浅。对于丹药的认识,追风也豁然开朗。法嗔也有要传他炼丹之术的。
 
  追风当然想学,可炼丹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弟子天资聪慧的话,单单是熟悉药材也要几个月的时间,还要熟悉药材之间的搭配等等。之后还要学会控火,火也不是普通的火焰就可以的,起码要达到结丹期,学会炼丹之火三昧真火才行。就这点,追风就不够资格。
 
  这三昧真火可不简单,听法嗔说三昧真火就心者君火 亦称神火也,其名曰上昧 ;肾者臣火 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 即脐下气海 者民火也,其名曰下昧。三处凝练出来你的真火最终融为一体,此为三昧真火,极难修炼。
 
  所以炼丹修士极为罕见。追风遭受打击,如果真要学,那也必须是先打到结丹期,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先提升自身修为再说。
 
  短短几个月就到了聚气十重巅峰,距离突破仅有一步之遥。
 
  说也奇怪,追风在修炼中不断淬炼经脉,冲击穴道,可是自从上次一举冲破少海穴、劳宫穴之后便一直没有反应。无论如此冲击都无功而反,这可让追风一阵头疼。
 
  学了《雄霸天下》以来,虽然只是仅仅掌握了一式风行步中的一重行如风,二重飞檐走壁。二式风卷云残中一重捕风捉影,二重风卷残云。
 
  但就是这两式四重武功让自己多次化险为夷,追风非常期待能学到后面的招式。
 
  追风发现,每打通一个穴位就可以激发一重新招式,目前已经打通了四对穴位,分别是涌泉穴、足三里穴、少海穴、劳宫穴。
 
  思来想去,追风总觉得修炼方法哪里不对劲。回想起来,涌泉穴还是风老给打通的,之后是少海和劳宫穴,当时是拼命冲击之下先从手臂上的少海再到手掌上的劳宫穴。再来是从脚掌的涌泉穴冲到膝盖三寸之下的足三里穴。
 
  就是说冲穴道并不是盲目的,是有规律性的冲击,这些日子里,虽然自己每天尝试着冲击穴道,可都是没有目的性的,乱闯一通的。
 
  要知道人体图上共有几百个穴位光点,有些就算冲破了也不一定能学会雄霸天下的招式。有些还是死穴,万一冲破死穴,必死无疑。
 
  仔细查看识海的人体图,追风发现那些穴位的光点有大有小,其中小光点特别多,几乎遍布全身。而大的光点只有二十多个穴位,而且大部分都集中在四肢上。其中相应的,两手间有五对穴位,两腿有五对穴位。
 
  至于其它大穴的亮点忽明忽暗,现在的追风比较有经验了,不敢随意乱来。看样子还是先冲击四肢的穴道才是正确的。
 
  追风从自己学习的招式上判断,两腿间的穴道是有关轻功一类的功法,而手臂的招式是有关攻击类功法。
 
  从上次与张彪的打斗中可以看出,自己还是太弱了。除了修为要跟上之外,功法也要跟上。
 
  从人体图上,追风发现手腕上有几处大穴,就是肘部的少海穴和手掌的劳宫穴之间有三个光点。
 
  这天,追风打定主意,定神聚气,将所有的灵力集中起来直冲两手腕上的灵道穴。
 
  可另追风气恼得是无论如何冲击都无动于衷,虽然经脉畅通无阻,可就是不能冲破穴道。追风觉得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修为尚浅,根本无法冲破穴道掌握新的招式,难怪这么久都没动静。
 
  “嗯?”隔壁修炼室中法痴猛然睁开双眼站了起来,楼上,正炼丹的法嗔也停了下来望着窗外。
 
  随后,法痴走出来对追风严肃道“有大事发生了,待会不要乱走,听从指挥!”说完连同法嗔一起眨眼间消失了。
 
  就在这时,全宗响起元婴始祖鹤颜急促声“仙云宗所有弟子包括副峰苍云峰所有筑基弟子,速到大殿集合不得有误!”
 
  听到始祖的命令,所有弟子井然有序地来到大殿内,进不去的都站在殿外。
 
  突如其来的集结让所有弟子纷纷猜测,一时间大殿上乱哄哄一片。追风在殿外发现了蓝文新等新人弟子,神识一扫之下发现蓝文新竟然达到聚气三重,其他弟子皆在蓝文新之下。
 
  “追风,我在这。”一声娇呼,追风冲进殿内发现了神色慌张而又充满期待的白素琴。
 
  白素琴抓着追风手,轻摆柳腰,娇嗔道“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没良心的男人,哼!”
 
  追风一愣,没想到这么久不见,刚见面就被揭短,神色羞愧,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来。
 
  见追风如此木讷,白素琴撅着嘴道“好了,我也就说说而已,真是个木头。”
 
  追风再次无语,憨笑几声后吐出几个字“素琴,这些日子你可好?”
 
  白素琴嘟囔着“师父每天教我学这学那,能好到哪去?”
 
  随后娇笑道“其实修炼也并非坏事,修炼之后感觉全身舒畅无比,而且还可以学习仙术,非常有趣。修炼之中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师父还说我天资聪慧,一学就会。”
 
  追风神识一扫,发现白素琴竟达到聚气六重,天灵根果然是修炼奇才啊!
 
  追风笑道“修炼对人确实有莫大好处,以后你就好好修炼,我会常来看你,这总行了吧!”白素琴看着追风笑着点点头。
 
  这时,大殿之上十几人脚踏飞剑破空而来。正是副峰十五名筑基弟子,个个神情高傲,不可一世。
 
  其他弟子纷纷让道,以大弟子王志为首,其他筑基弟子浩浩荡荡地朝殿内走去。张彪赫然在其中,见到追风冷哼一声,甩手而去。
 
  白素琴看着张彪的背影对追风道“这人好凶哦。”
 
  追风点了点头,嘀咕道“别理他。”
 
  
 
 
 
       宗门浩劫(一)
  
 
  
 
  “哈哈哈......我玄宗仙驾于此,贵宗还不赶紧开门相迎啊!哈哈哈哈...”突然,空中传来惊雷般的狂笑,如撞击黄钟大吕般震得许多弟子耳膜爆裂。
 
  霎时间大殿之内乱作一团, “哼!”随着一声冷哼,大殿之内打出一道金光冲至半空,突然分散开来化作一道金色光幕如倒扣的碗,将仙云宗护在其中。
 
  立时梵音消散无踪。众人还没松口气,又传来一声强势无匹的警告。
 
  “老夫玄宗韩常,特借贵宗一用,仙云宗的小辈们速速离去。”就在这时,几十道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上,最前面有两人格外惹眼,其中一位老者鹤发童颜,面露厉色,双目犀利无比。
 
  在他身旁是个瘦小老者,他满脸皱纹,神色阴沉,对此地俯视耽耽。
 
  在这二人身后,跟着二三十位老者,一个个均跃跃欲试。
 
  这时,鹤颜走出大殿怒喝道“尔敢!韩常小人,别欺人太甚!”
 
  半空中韩常冷笑道“仙云宗护宗大阵,若是放在五百年前,老夫还是有所顾忌,可现在在老夫看来不过尔尔,且待老夫破阵之后,在与尔等小辈面谈。”
 
  说着,他长袖一甩,一座巨石林立的小山徒然出现。这小山迎风见长,瞬间化作冲天巨峰。他双手掐印,口中传来复杂难明的口诀。
 
  那座巨峰轰然砸下,光幕微微一颤,生生接下了如此惊世一击。
 
  “不愧是千年屹立不倒的大派,这金罡虚罩大阵果然有些门道,居然可以把攻击分散开来,不过老夫倒要看看,这阵法仅你一元婴期坐镇,看能否挡得住两位元婴后期的合力攻击。”韩常冷笑,回头看向身旁瘦小老者。
 
  瘦小老者也不说话,飞快变换法决,顿时巨峰立刻旋转起来,随着他一声“转!”
 
  巨峰竟然倒转过来,峰尖朝下,如一个巨大的尖锥直插大阵。
 
  鹤颜脸色大变,立刻跑回殿内阵法之中盘膝而坐,手中法决飞快变换着。
 
  此时,巨峰砸下,光罩发出震天动地的巨响。金色光罩光芒闪烁,堪堪抵住。
 
  “黄龙昌,快去把所有结丹期师弟以及长老叫过来,我仙云宗五百年来最大浩劫就在今日了。”
 
  黄龙昌身体一震,二话不说马上跑出大殿集结人手。
 
  “哼!居然能抵挡住我们合击之术两次攻击,这三次,给我破!”天空中的韩常与瘦小老者相互对视一眼,两人均吐出一口元婴之气吹向巨峰,山峰顿时一颤,迅速暴涨十几倍不止,几乎遮天蔽日,狠狠砸下。
 
  巨大无匹的尖锥显然已经插入金罡罩内,罡罩破损处闪现丝丝雷电,裂痕明显地扩散开来。
 
  这一次轰击之下,大殿内的一位护阵长老七窍流血,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给我破!破!破!”韩常面目狰狞,大袖挥舞,巨峰立刻不断砸下,轰然巨响震遍八方。
 
  四周村庄、城镇的老百姓吓得全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有些大胆的向外望去,只见天际之间一座巨峰倒扣着不断砸下。惊得是目瞪口呆。
 
  阵法中,蒲团粉碎,地面下陷,又一位筑基长老口喷鲜血倒下。
 
  空中,瘦小老者掏出一黄纸,长袖一扬,黄纸迅速变大,随后老者咬破手指,在虚空上两指代笔,龙飞凤舞,一道血咒印在黄纸之上,黄纸贴着巨峰,立刻燃烧起来。接着,大片火焰闪烁,包裹住巨峰。
 
  一时间,火光冲天,天地失色。
 
  “破!”韩常怒吼,火焰巨峰顷刻砸下,轰地一声,一道道网状裂痕密密麻麻四散开来。
 
  阵中又有两个长老倒下。
 
  阵中,除了鹤颜,法痴,法嗔,黄龙昌一个元婴期,三个结丹期外剩下的三位长老面如死灰,挥汗如雨,身体不断颤抖,显然是到了蹦溃边缘。
 
  大殿之上,门内弟子个个面带愁容,惊慌惊恐。他们何曾见过如此惊天动地之攻势。白素琴吓得躲在追风怀里,娇躯颤抖不已。追风怔怔地望着天上的巨峰,心底为之骇然。
 
  蓝文新这些新人弟子也在其中,此时他们吓得面色发青,全身发虚,也向着追风靠拢。
 
  天空之上,韩常面色阴沉,这金罡虚罩大阵如此顽强,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心知肚明,这大阵绝对不止眼前这些威力,若是再有一个元婴坐镇,定然可以发挥出它的真正威力。
 
  不说其它,如果再有个元婴坐镇,这大阵不仅能增强防御力,还能拥有恐怖的攻击手段。
 
  此刻鹤颜看着一个个筑基晚辈倒下,心都在滴血。他大喊“韩常,玄宗与我仙云宗同属正派,甚至还是曾经的盟友,你如此霸道,当真要赶尽杀绝吗?”
 
  韩常冷哼一声道“鹤颜,五百年不见,你一个小辈居然成了仙云宗顶梁柱,到达元婴期,也算是仙云宗一大幸事。这护宗阵法毁之却也可惜,你若自行打开,一切都好商量!”
 
  鹤颜面露犹豫之色,此时他身边的黄龙昌怒声道“恕难从命!”
 
  韩常狂笑,道“罢了,这护宗阵法,破便破了!”说着,他和瘦小老者两手一挥,巨峰慢慢升高,接着两人深吸一口气,脸上涨红,张口吐出一口元婴之气吹去,巨峰突然又放大数倍。
 
  “落!”随着韩常手指所向,巨峰缓缓下压。
 
  护宗大阵咔得一声,网纹裂痕跟多,阵中长老有倒下一位,这次倒下的是法济长老。
 
  韩常大喝一声“破!”,巨峰狠狠压下几十米,穿过光幕,峰尖直插如地面,轰隆隆大地龟裂,房屋摇曳,众人被震得东倒西歪。在大法力面前,众人显得如蝼蚁般渺小。
 
  与此同时,护宗大阵终于抵挡不住如此攻势,光幕发出镜子破碎般的声音,消散一空。
 
  阵中所有人身子一道,全都喷血而出。最后两位长老死去,三个结丹期师祖重伤,鹤颜也同样重伤。
 
  韩常和瘦小老者轻飘飘落下,巨峰依然高挂半空,阵阵威势散发,令人望而生畏。
 
  这时,鹤颜和身后三位重伤的结丹师弟满脸愁容走了出来,此刻他们神情萎靡,面无血色,显然是重伤之余消耗过度。
 
  鹤颜苦涩得看了一眼韩常,无奈道“韩常,看在两派往日较好的份上,不要赶尽杀绝,另......”
 
  韩常不耐烦打断道“滚!所有东西不可带走!再啰嗦,灭你全宗!”
 
  黄龙昌满脸怒容,刚要说话,被鹤颜拉住,深吸口气道韩常,仙云宗毕竟千年山门,我无权送出,只能约定租借,他日若......”
 
  韩常冷笑,再次打断,傲然道“借,行。那就借我玄宗十万载吧!”
 
  门内弟子纷纷是怒不敢言,脸上露出悲凉之意,沉默不语,还有些弟子,已经为自己打算后路了。
 
  
 
 
 
       宗门浩劫(二)
  
 
  
 
  鹤颜叹了口气,神色黯淡,说道“罢了,仙云宗所有弟子听令,随我离开吧!”说完留恋得回望四周,再次叹息,身体飘向空中。
 
  韩常目光闪动,忽然道“我玄宗今日广招门徒,尔等若是有意,可留下。”
 
  十几个筑基弟子个个面色古怪,除了鹤颜、法痴、法嗔、黄龙昌、以及大师兄王志外,其他人都没有跟上。
 
  王志怒道“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你们这些叛徒......”
 
  鹤颜摆摆手,沉声道“好了,人各有志,要跟来的就上来,不想来的不勉强。”
 
  这时,大殿上线弟子们一阵骚乱,犹豫了一下。二十多个弟子脸上露出坚毅之色终于下定决心跟了上来。飞剑一个接一个唰唰飞向空中,追风发现蓝文新竟然也在其中被一个弟子载着上去的。
 
  “追风,我们也跟上吧!我不想留在此地,黄师父待我不薄,我不能忘恩负义。”白素琴黯然道。
 
  说完,白素琴口中默念法决,飞剑出鞘,剑身瞬间变大,拉上追风踏上飞剑准备离去。追风惊叹,白素琴竟然也可以驭剑而飞了。
 
  追风在仙云宗这么久了,当然也在修炼的几个月中学会了御空之术,追风靠的是风元素仙法风翔术。自己的四法红尘剑乃神器,怎可如此糟蹋。既然自己会所有元素的仙术,何不

相关阅读

最新资讯

推荐资讯

本站推荐

  • 服务器名称
  • 服务器地址
  • 开区时间
  • 游戏线路
  • 客服QQ
  • 版本介绍
  • 详细介绍